关灯
护眼
    白衣少女看了角落里那个少年一眼,其实心中不像表面那般平静。

    尽管她出身不凡,见识极多,但毕竟是个十来岁的少女,在生死之间,还是不免慌乱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小道士面前,总不好露出什么惊恐慌忙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若早知里边有头鬼王,就不该任性,自己独自进入地脉。倘如有姑姑在旁,区区一头鬼王,不过翻掌之间就可打灭,也不知姑姑陷入了哪一个地方,居然能把她困住?”

    白衣少女叹了一声,其实这大半日以来,那小道士刻画雷符,她看似清闲,实则暗中却在整理自身一些宝物。可惜太过大意,宝物都不在身上,仅仅那小道士送来的符剑,还有一些用处。

    自小道士服下那金色灵液之后,至今已过了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白衣少女仔细看他,便发现他头顶隐隐约约,有白烟云雾飘扬升起。

    那张清净俊秀的脸庞上,似乎添了许多汗珠。

    秦先羽盘膝而坐,身子隐隐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这些灵液效用太高,以往服用灵水时就有察觉,后来熬炼玉丹,就已猜测灵液蕴藏的效用更为惊人。我本已经寻到方法,把灵液含在舌下,以真气冲刷,渐渐导出内中灵气,可是此时要急速提升修为,不得已,只能一口气服下大口灵液。”

    若循序渐进,秦先羽大约能够在数月之后,顺利达到练气巅峰,得以真气外放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,已是十分冒险。

    就好似几个月的食物,在一日之内将它食尽,是极有可能撑破肚腹的。

    饶是真气比之于内劲较为温和,但在这种急速运转的时候,也极为伤人,秦先羽已觉体内经脉渐渐受损,但若是不把灵液中的气息导出,一来则会消散,浪费灵液,二来,更有可能让自己无法承受,因而肉身崩溃。

    白衣少女看着他,低语道:“八寸真气了?”

    但那道士的气息还在攀升。

    是何等惊人的灵液,才能让他一口气晋升到八寸真气,还未有停歇?

    “这几乎已经算是极高品阶的灵丹,甚至更为惊人一些。”白衣少女暗自想道:“这种灵液来自于何处?为何世俗之中,居然会有这样的宝物?但这小道士是如何得到的?”

    尽管闪过许多想法,但是对于她来讲,就是仙丹也属寻常,未必会为之心动。因此这些想法只是略微闪过,便不理会,她只是较为担心,这个小道士究竟能否承受真气激增的后果?

    灵液太过充足的气息,是否会让他无法承受?

    白衣少女低声叹道:“真是拼命了啊。”

    嘭地一声响动,在秦先羽身上传来,便见那少年道士的身上,迸出一丝血雾。

    经脉受损,导致窍穴受激,收不住血气。

    白衣少女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那个盘膝打坐的道士,终于迈入了极端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若有一个不慎,真气与灵液,将把肉身崩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水囊中的灵液,只剩少许,不足一个小茶杯。而其余灵液,都已被秦先羽一口饮下。

    “我习医之时,就知暴饮暴食之事,对自身极为不善,果然如此啊。”

    秦先羽苦中作乐,暗自苦笑。

    此时确已到了某些关键。

    八寸四分之高的真气,大约再过两个时辰,能强行提升至九寸真气,那时就可真气外放。

    可体内经脉已隐隐损伤,是否能够撑过两个时辰?

    紫府神庭混元祖气真诀正在迅速运转,真气流动,把腹中的灵液,渐渐消解,融于自身。

    “希望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一日有十二个时辰。

    然而秦先羽和这少女进入此地,已经超出了十个时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煞雾渐渐变动。

    灰影依旧平静,他身形渐渐散开,变成大片雾气,融入身后煞雾之中。

    无形无质,不受形态拘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