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山河观仙图之内?”

    秦先羽坐在树下,看着满目青葱,又看了看身旁的寒年草。

    勉强按下心头惊讶,以及那一点身处异地的惊慌,他静了片刻,他才认定,自己已是一头撞入了山河观仙图之内。

    此处遍地青葱花草,又有些许树木,但并不密集。一眼望去,风景怡人,宛如仙境。

    清香味道传入鼻端,秦先羽只觉脑海一清。

    “山河观仙图,一幅图中居然藏有这么一方天地,真乃暗藏乾坤,不愧为仙图之称。”

    秦先羽心中暗自想道:“按柳泉百木二人所说,这山河观仙图十年才能开启三次,进入仙图的机会想是无比难得。柳泉百木不惜以身犯险盗来山河观仙图,最终落得如此下场,就是为了这一副山河观仙图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曾入这图中天地,不知获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既然机会如此难得,让人不惜性命地从钦天监手里盗来仙图,想必是这天地之内藏有非凡造化。”

    秦先羽手提一株寒年草,缓缓起身,四处打量。

    他目力极好,可看得极远,看得清晰。

    这方天地,有飞禽走兽,但附近倒是没有豺狼虎豹,不须担忧。更何况,以他七寸五分之高的真气修为,举手投足之间,便是莫大的力量,心内也有底气。

    “暂时也不必想着怎么离开这里,倒是可以探寻一番,且看这山河观仙图之内,究竟有何造化?”

    他在山河观仙图中行走。

    过得半个时辰,仍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这里草木青葱,生灵繁衍,有飞禽走兽,蝼蚁虫豸,与外界的山中树林并无不同。若真有不同之处,也许就是此地的气息更为纯净。

    人在天地之间,就如鱼在水中。

    这里的空气更清澈一些,而外界的则不免浑浊。

    浑浊之气,对人身有害,秦先羽虽属修道之人,习得练气之法,但呼吸之气浑浊,终归是不好。若说严重些,更要花费真气,将呼吸之气的弊处驱除干净,反而耽搁了修行。而此地空气清净,对人身极好,在此修行,日积月累之下,进境必然是比外界快些。

    “这里气息清净,相较之下,外界气息浑浊,但若是用道书中的话讲,就是此地灵气浓重,而外界灵气稀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踏入仙图的好处,就仅是如此?”

    一时间,有些失落,却又不知该如何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心中略显烦躁,但他默念静心诀,盘膝于树下,便想打坐。

    忽然见到对面地上微微抖动,尘土微拱。

    有一只蝉蛹,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对于这东西,秦先羽倒不陌生,医术上常有记载,名字也颇多样,如肉骨龙,解拉猴,节溜龟,雷震子等等称呼,但还是统称蝉蛹,可以入药。尤其是羽化之后的遗蜕,入药之效更好。

    秦先羽本不想理会,忽然想起“羽化”二字,心神即是一震。

    蝉蛹破土而出,沿着树身而上。

    它停于树木中间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良久,有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蝉蛹背后,裂出一道裂缝。

    再随后,一双透明翅膀,从裂缝中缓缓伸出,凭空舒展。

    翅膀极为柔软,随着这透明蝉翼舒展开来,迎风凝定,渐渐凝实,在风中僵硬。

    随着翅膀舒展,有一只金蝉脱壳而出。

    树身上的蝉蛹遗蜕一动不动,仅剩空壳,留在了树上。

    蝉蛹羽化,化为金蝉。

    这便是羽化!

    秦先羽心有所悟,默默不语,只在心中思索。

    经羽化之后,蝉蛹化为金蝉,那么修道练气之人羽化之后,便是由人而化为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