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夜深。

    客房中,烛火摇曳。

    苏大学士将手中信纸在烛火上一绕,顿时燃烧,不多时化作灰烬。

    “山河观仙图确实被盗,但此事尚是秘而不宣,只有少数人知晓,至于三月后那场大会,如期举行。”

    苏大学士说道:“钦天监有近半的弟子开始搜寻散布于大德圣朝各地,搜寻山河观仙图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便正好。”

    陆庆低声道:“陈家近来异动频生,渐渐不把朝廷放在眼里,今日寿诞之上,胆敢在大学士面前构陷他人,轻易擒拿,便是如此。除此之外,还有许多习武中人失踪,事情源头,指向陈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派人暗查陈家,无人生还,据我推测,陈家之中有位武艺极深的高手,难以对付。若是钦天监来人,凭借修道人的仙法神通,想必能够将之拿下。”

    说道仙法神通,陆庆眼中也不禁闪过异色。

    苏大学士更是诧异于陆庆说出仙法神通这些话来,钦天监守护大德圣朝秩序,关于仙神之事,只有少数人能够知晓,没想到陆庆也能清楚。

    仔细想了想,苏大学士微微摇头,说道:“若是钦天监其他人来了,自然能够助你拿下陈家。但是这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陆庆皱眉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来人地位特殊。”苏大学士摇头道:“除袁守风外,无人能够请动。”

    陆庆惊愕道:“只有袁守风大人才能请得动他?”

    苏大学士点头道:“不错!”

    陆庆略微迟疑,“那当朝圣上……”

    苏大学士道:“同样请不动他。”

    陆庆倒吸口气。

    苏大学士看了看窗外的夜空。

    有星光划破天际,宛如仙家剑光。

    “那是钦天监最神秘的一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道观之中,秦先羽大是欣喜,破天荒买了顿大鱼大肉,虽然道观里的银两被人搜走,但身上十几两银子已是充足。

    肉香飘扬,弥漫开来,更有一股异样的清香。

    那正是玉丹浸泡出来的灵水所散发的气息。

    福伯看着满室狼藉,不禁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秦先羽苦笑一声,今日道观被人搜索了一遍,除了二百多两银子被搜走,其他东西都未丢失,但看起来满室狼藉,倒是十分不堪。

    这道观本就建制不全,又颇是残败,加上今日狼藉模样,简直像是被废弃多年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自家少爷在这地方生活,福伯心中不禁十分悲伤。

    秦先羽说道:“福伯,我跟你说了,今天只是有些意外,其实我过得挺好,而且发了一笔大财,只是今天被人搜走了。不过你大可放心,过两天就会数以十倍地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福伯只以为他在安慰自己,低着头,羞惭道:“只怪老奴不好,这一来竟让少爷又使了这么多钱财,置办这些肉食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。”秦先羽摇头笑道:“福伯,你不是回家去了吗?”

    这福伯是秦家的老人,是秦先羽爷爷那一辈的家丁,后来当了管家,尽管秦家不大,但琐事不少,却都是福伯一人操持。后来药堂生意热闹,才请了四五个下人打打下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