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寺卿,有件事我想先问清楚。”道一丝毫不知身边两人的震惊,她方才想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,“方才雪娘子说要自掏腰包计在我的花费上,那我这回捉长妖的消耗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最近都是夜间上值,非常不利于我的身体健康,可否发一些奖励呀。”道一才不想像雪月她们那样,年纪轻轻的身体,就有油尽灯枯之像。

    不尽快诊治,危矣。

    “咳,到了长安,我为你申请。”她想到在山洞里的消耗,又想到了在濮县时,那比脸还干净的包袱,也有些汗颜,“倒是你出去租个屋子的事,我倒是有个好的提议。”他示意她看旁边。

    见两道不怀好意的目光,陈夷之将银枪横在胸前,往后倒退了一步,背紧紧贴在车厢壁,惊恐的说道:“你们想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夷之,你家旁边不是有一间宅子吗,你与舒光不愿卖了,不若租给道一吧。”道一听到这里更开心了,目光炯炯的看向陈夷之。

    陈家与王家非常的近,他们在永乐坊,每日还可以去长兴坊搭王玄之的马车,真是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顶不住两道目光,他点了点头,又哼哼唧唧的说道:“不过我事先提醒你,不是我舍不得那宅子,而是宅子有些问题,待你住进去了,可别怪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重要。”道一满不在乎的挥手,反而说起了她的发现,“寺卿可还记得那只长右,据《百妖谱》所载,玉山村中的大水,应当是由它而来。在我们下山之时,途中我又发现了两只奇怪的妖怪。”

    “妖怪,怎的不除了去?”陈夷之问。

    道一:“它们身上并无孽债。”

    “重点是在那两只妖怪,在《百妖谱》上有载,【像猴子的那只,名叫狸力,居于柜山,长得很像猪,四只如鸡爪,它到哪一个县,哪个县就会有大兴土木。】”

    又道:“【那只像鹞鹰的,也居于柜山,名叫鴸,它的叫声———】”拍了拍腰间的袋子,接着说:“【也同小毕方一样,像是在叫自己的名字。它在哪个县出现,就会有许多人遭到流放。】”

    王玄之沉吟片刻后,问道:“它们分别居于长右山、柜山,又为何会出现在玉山。”突然他想到一件事,“三只妖怪所对应的事,都已经应验了。这两只应当是无意间来到此山的,那只长右是被人骗过来的,它的作用是发大水,莫非有人想要淹了玉山村?”

    “夷之。”陈夷之也敛了笑容,显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那个假的贾三郎行的乃是恶事,可却阴差阳错的阻止了大水发来。

    虽阻止了整个玉山村没有被淹没,也间接了救了那十八户的人家。

    可为泄一己私愤造成了更多无可挽回的悲剧,玉山村村民活着将日夜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将事情来回想了一遍,王玄之始终觉得他可能忽略了什么地方。不由得又想起了崔文渊,揉了揉眉头,若是他在一定能够发现的。

    陈夷之本来也抱有同样的想法,可当他看到王玄之疲惫的模样,又按捺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人的心思百转千回,同时道一已经在看长右那颗黄橙橙的妖晶。

    比八爪鱼的剔透多了,外壳也强硬许多,内里的灵力饱满,真想一口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在回长安的路上,回去了白日还要去大理寺上值。若是小春香那里的古怪,也与妖怪有关,那么晚上还有一场硬仗要打,所以她需要尽快恢复。

    哎,突然不想上值了是怎么回事,没日没夜的干活,现在租房都是借的银子。还有每回恢复灵力,都是在马车上,这还让不让人活了。

    不过能得捉妖,还能得妖晶,唔,作为一个仵作,她觉得也还行。

    这两人都晓得她会捉妖,又需要妖晶的事,有些事没必要瞒着,她也懒得将来麻烦,用无数谎言来圆。

    因此毫不避讳的当着两人的面,就开始吸收妖晶,长右修为高过她,但她必须强大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