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寺卿小心些,”她已经闻到了那股子藏都藏不住的非人类味,道一拿出了一个罗盘,平日用来辨别方向,修道之人也可以用来追踪,“这妖怪沾了人命,在此生活了好几年,应该比与崔二郎共存的狌狌还要厉害些。”

    道一说着想起什么似的,又从身上拿出一张符纸,“寺卿你拿好,这个可护你一时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王玄之伸手接过,又攥了一下腰间的玉色骨笛,心中更是坚定了几分。

    上次在遇见噬梦虫之后,他回去翻过祖父单独留给他的书籍,在上面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。若当真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,他还可以试一试那个法子。

    两人在后山已经行了一段路,这里比方才他们来的的山路还要难行,应该是这‘山神’的缘故,村民只敢在山脚下转悠,都不敢真正的入深林去。

    到后面脚下的草都到腰深了,道一走在最前面,她已经忍着恶心,扔了好几条入手软趴趴又冰凉凉的东西了,这时候能摸到一只兔子,她都会非常欣慰。

    越往深山,能存活的便越厉害。

    “哎,小心——”王玄之走在后面,见状,连忙将人扶正又收回了手,“你踩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道一摆摆手示意无事,“没什么不过是一个动物的蹄印罢了,我们继续找。”

    山林生活了不少的飞禽走兽。

    就方才他们已经惊飞了不少的小鸟,幸好小毕方一直跟着在,由它出门,那些鸟儿们才没弄出什么动静,打扰到这山里的霸王们。

    擦腿而过的除了那种冷冰冰,见人就咬带毒的东西,于性命无碍的道一都不管,这样反而能省不少事。

    又是一只毛茸茸的动物跑过,道一伸手截住它,拎起两只长长的大耳朵,那小东西在她手里扑腾,“可惜了这么肥的兔子,要不是现在没时间,定然又是一道鲜味和吃食。

    也罢,今日你我无缘,放过你吧。”说到最后,对那‘神灵’也是分万的怨念,竟然让她错过了这么多的美食,罪上加罪,真是罪不可恕也。

    看那兔子逃难似的,一溜烟便没影了。

    王玄之也是无奈,论有个爱吃肉的道人仵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。

    “那所谓的神灵看起来很恐怖啊,你看这兔子被吓成什么样了。”道一边往前走边嘀咕。

    王玄之:要不要将兔子捉回来问问,究竟谁猛于虎。

    “寺卿,到了。”二人不知不觉间已经深入后山腹地。

    到了腹地,那些擦腿而过的动物也不知在何时,早已不见了踪影。先前还能打趣两句的两人,此时神情俱是凝重,这里面有一个让其他动物都畏惧的存在。

    每个地方都有一个主宰。

    譬如人间帝王。

    人类可以不完全臣服,每个朝代的覆灭基本都与造反相干,可深海中的霸主,还这陆地上林中的霸主,那是需要绝对的臣服的,那是一种血脉上的压制。

    王玄之早已经取下腰间的骨笛,谨慎的跟在她身后,“那‘神灵’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那里。”道一指向了山林腹地中心,烟雾弥漫,里面却一股冲天的黑雾,这比她之前见过的都要大,看来这妖怪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可走着走着,道一便察觉出了不对,“寺卿,你人在哪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