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道一两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,将所有人安顿好,接着又拿出行李乔装。

    出门前两人对视一眼,道一乐不可支,他们这身掩耳盗铃的打扮哟。

    “寺卿这如月般皎白的衣裳,做什么梁上君子,不如做一个踏月留香的采花...”还有话没说完呢,接受到王玄之的死亡眼神,她顿时住了声。

    道术又不能轻易用来打普通人,单论功夫两人谁胜谁败也说不定。她也没有欺负病者的爱好,绝不是什么憷了对方吃人的小眼神。

    王玄之已经懒得提醒对方,青衣小道也没好到哪里去,不过和他白色的比起来,好像确实好一丁点。

    可他们出门只是登高望远看日出来着,来此地纯属意外呀。

    以后出门要备的东西不少。

    乱七八糟的东西想了一堆,再回神时他们已经到了,今夜想要打探的宅子,白天他们才来过的,丁镇长家。

    白天见到的宅子还是明媚阳光,里面还有一位身形矍瘦的老者徜徉在日光下,现世安稳,岁月静好,让人不忍打扰之心。

    许是老人家睡得早,宅子只有大门前两个大红灯笼,宅子里面黑魆魆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又不是好月时节,子时过后星星大把,寅时的星光勉强指路。

    两人就着稀拉的月光,摸到了丁镇长的内室外面,听到里头震天的呼噜声,又轻手轻脚的离开,只是他们不知道里面的丁镇长也在同时,睁开了一双氤氲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可真奇怪呀,这镇长白日分明就有所不同,可为何今晚会没有动静呢,难道是他已经洞悉了我们的行动?”不见镇长有异动,反而让人更加疑虑更甚。

    道一嘿嘿一笑,“寺卿是觉得寂寞了吗,在长安可是许多人追着捧着要看的对象,如今来了下水镇,也没个人搭理你,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了吗?”

    王玄之很不自在,手都不知放哪儿放。

    经这一提醒,长安小娘子追赶的恐惧,又浮上他心头。有那么一瞬他觉得下水镇的人还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可若是有人或妖刻意为之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“办正事要紧!”王玄之故作严肃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道一走了两步便停下,“这小胖子又在闹腾了,”一面朝腰间悬挂的袋子里摸去,掏出了那只小胖子,哦不,不能说是胖子了,因为它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小胖子你怎么瘦了,是这几天的饭菜不合口味,就说让你吃那羊肉串还不信我的?看看你这没二两肉的模样,便是落到猎户手里,也是放生的那一批呀。”道一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小毕方还没来得及得意,就被这话弄得僵住了,一张鸟脸都涨红了,“我都说了我不吃那东西,我这不是瘦下来,我这是成功吸收了那些阴火,哼。”

    “你吸收了这些会做什么?”道一背着稀疏的星光,没让它看到奸相毕露的脸。